影响葡萄酒风格的酿酒基本要素你了解吗?这种难带的“恶魔”宝宝 长大后更聪明11.22融资清单:美家帮B+轮融资估值超10亿元;赞那度融资后进军 VR 内容制作

媒体:被性侵的孩子不知如何开口,所以我们得知道

2岁孩子为什么这么难搞?和小恶魔愉快相处你只需要做到这两个字……
什么年龄段的孩子最难带?有人说七八岁,最后答案却惊人的一致
曾仕强:孩子是“小天使”还是“小恶魔”,只看这一条...

原标题:被性侵的孩子在独自走向熔炉。他们不知道怎么开口,所以我们得知道

今天想说一个沉重的话题,儿童性侵。

可能一些老读者会觉得,最近我有点严肃,沉重。但我想这些正在发生的事,应该被你们知道。

我会告诉你它和你多么近。我的同事们今天采访了一天,现在每个人都坐在办公室又气又难过想哭。

我们不只要学会温柔,还要会学会愤怒。

这几天,连续看到了几个相关事件。

有一个叫“小花仙”的游戏平台,前段时间被人挖出,有儿童色情交易。

但这本来是一个玩换装游戏的网站,特别萌,甜,买衣服要用到“米米卡”。

一些“叔叔”会在自己的留言板里写上QQ号等信息。告诉女孩儿,如果视频聊天,可以得到米米卡。

主人寄语里写着:一分钟十元,十分钟起步

一些女孩子为了得到米米卡,就去找“叔叔”。脱了衣服裸聊,甚至线下发生关系。

她们对自己付出的代价懵然无知,轻易就出让了最美好的东西,换来一些虚拟服装。

“小花仙”贴吧的吧友“贪噬者”曾假装少女,去联系那些“叔叔”

随着最近这次曝光,游戏平台上的“世界聊天”、“留言板”等功能下线了。“小花仙”贴吧里的帖子也少了很多。

但此前,这个网站已经存在了7 年。这不是什么神秘的暗网,是一个“正大光明”的儿童游戏网站。她们的家长看到她们在玩这个游戏,可能还会觉得她们很可爱。

还觉得性侵儿童、猥亵儿童离我们很远吗?

只是你不去注意,就看不见。

越是看不见的罪恶,伤害越大。你根本不知道它离你多近。

我在新世相做过一些关于安全感和创伤的话题。你们可能看到很多故事,但很多你没看到的是:后台有很多留言,讲到的都是儿时被性侵的经历。

一位读者告诉我:“这种事儿,永远不会过去的。跟毒瘤一样,跟烙印一样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冒出来,狠狠给你一下子。”

一个男生小时候曾多次被亲戚猥亵,爷爷发现后制止了,却没告诉他的父母。现在,他厌恶自己的身体,害怕和人亲密接触。

一个读者三年级的时候,被学校保安带到保安市里猥亵。

天很冷,保安室里很暖,那只伸进衣服的手是却冰凉的。女孩儿不敢说话,因为旁边还有一个保安,没有制止,却在一旁笑。她没敢把这件事告诉父母。

今天下午聊起这件事,她说:现在都记得他手掌的温度。

还有一个女生,小时候被熟人性侵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那之后,她仍能看到那个人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她面前。她闹脾气,父母却觉得莫名其妙。十几年过去了,她有时还是会做噩梦,哭到醒。

她说自己死也不想再回到童年。

特别让人难过的是,这些经历会影响到获得幸福的最重要的能力,爱的能力。

一些研究说,童年受到过性侵犯的孩子,长大后更难与人建立持久、稳定的亲密关系。

那个被保安猥亵的女孩,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异性朋友。她不跟男生谈恋爱,也不找男生讲话。虽然父母极力反对,但她坚持说自己不会结婚。

一位幼年被两个表哥侵犯的读者告诉我,长大后长期自卑、焦虑,觉得自己“不干净”。以至于前夫出轨时,她先想着容忍,因为觉得不会再有人爱自己。而有人爱时,又会想自己到底配不配。

比不会爱更可怕的是,亲历者说,性侵的阴影永远无法摆脱,只能承受。

“我只能努力接触正面的东西,压制阴暗面。压制一辈子。你就赢了。不然就会跟那个台湾女孩儿一样,让它跑出来啃咬你。啃到你要杀掉自己才能结束一切痛苦。”

她说的台湾女孩儿是作家林奕含,少女时她曾被老师诱奸。她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了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。

“强暴一个女生,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,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。”

“你要一个好男生接受我这样的女生——就连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?”

今年春天,她在卧室里上吊。死时才25岁。

谁杀了她?

这些人,在你身边,有的是你的朋友。正在发生的人,离你也很近。

每次遇到这样的事,我都在想,悲剧是不是可以避免。

上周六,在南京火车站的候车室,一个年轻的男人抱着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儿,手伸到她上衣里,揉了有5分钟。他们身旁坐满了候车的人。

过了两天,在重庆一家医院的大厅里,一个中年男子也是抱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,把手伸到了她的牛仔裤里,先后两次。

这两个女孩儿本人都没有反抗,甚至被猥亵的时候都还在看手机。

可是谁能怪她们?孩子是无知的,或无力的。反抗不了,或不知道反抗。

他们不懂怎么开口。但我们却可以多少做一点事。尽管这很难很难。

每个成年人起码能做的事是,保持警惕,保持警惕,保持警惕!

任何成人对儿童的过分狎昵的行为都值得警惕,哪怕是发生在亲人之间。

儿童性侵,七成以上是熟人作案,有些人就是孩子的父亲和兄弟。

也别忘了警惕自己。我们总以为,一些很激烈的行为,比如触摸私密部位才涉及“猥亵儿童”。自己离边界十万八千里。

但其实,边界没你想得清晰。它挺容易被越过的。

网上曾有一个系列视频,上传者是个男生,他拍摄的内容是自己4 岁左右的弟弟。他把弟弟打扮成小女孩儿,在视频里亲他,脱他裤子,给他含情趣用品。

但这内容发上一些健康、大众的网站,居然有不少人在叫好,在调侃。有观众一边看,一边顺手打出一句流行的弹幕:“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”。这是在调侃“推倒弟弟”的刑期也就在3 年和死刑之间。

他们以为这是一句平常的玩笑话。但说这种话,就是在助长猥亵行为,在放松人们的警惕。

在被举报后,视频的上传者还认为这只是“单纯的娱乐视频”。

我们是处在一个解构有理的年代。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被解构的。儿童性侵,绝对要被严肃对待。我们不妨离它的边界越远越好。

还有那些已经说过太多遍的常识,我仍然得说:耻辱不属于受害者,而是加害人。

绝大多数人没有真正侵犯过某个孩子,但任何指责受害者的言论都是在帮助恶魔。

对已经为人父母的人,我想说,你必须开始考虑如何防止这一切了。

有些父母会简单地告诉孩子,穿短裤、背心的位置,千万不能给人乱摸、乱看。但对进一步的性行为避而不谈。有些家长干脆连最基本的也不讲。

你所有的疏忽,都是在给罪犯制造方便。

一个读者今天告诉我,三年级时曾被大叔尾随,男人抚摸、强吻她,让她脱掉裤子,还说自己带着刀,敢出声就杀人。

“那时我有意识到这种行为不好,本能觉得被侵犯了。但是我不明确被侵犯的边界。我没有告诉父母。

后来遇到有关儿童性侵的新闻时,想跟妈妈延伸一下,但妈妈反应冷淡。跟妈妈说以前在学校被欺负。她说: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?”

在给孩子开始性教育之前,有些人得先好好教育一下自己。

一个童年时遭遇性侵的读者做妈妈后,对这类事特别敏感。

女儿告诉她,幼儿园的一个男生总在睡午觉的时候压她。她听了脑袋嗡地就炸了,立马打电话给老师,约了男孩的父母见面。

男孩的父母道歉了,但仍觉得自己的儿子无比单纯,不可能有邪恶的想法,只是在游戏。

如果这个男孩以后遇到类似的侵害,向这样的父母求助,能被好好对待吗?

今天还看到一件更可怕的事,一个叫“西边的风”的论坛被曝光了。论坛的创建者,在这里发布和贩卖儿童色情片。

荒谬的是,他声称这是一个“绿色网站”,所有“童模”都是通过正规渠道招募的,和她们的家长签有合同。

图片来自微博用户“小党”

希望这是假的,但愿。但不敢想,万一这些合同是真的呢。

面对儿童性侵,普通人能做的确实有限。但并不是说,我们完全无能为力。

南京和重庆的两起猥亵事件中,有目击者拍了照片和视频,并报警,两名嫌疑犯已经被刑拘。

郑州警方已经开始调查“西边的风”论坛。

这事件普及了一个举报方式:http://www.12377.cn。这是“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”的网址。

韩国电影《熔炉》里,孔侑有句台词:“我在她被性暴行的时候来不及去阻止,现在这些孩子需要我的时候,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?如果这样都做不到,我又怎么能当一名合格称职的父亲?”

我想说,如果这样都做不到,我又怎么能当一个合格的人?

下一次,再遇到类似的情况。别再说“她自己也觉得没什么”了。

孩子们在独自面对恶魔。他们不知道怎么开口,所以我们得知道。

你看见过恶魔吗?

责任编辑:影响葡萄酒风格的酿酒基本要素你了解吗?